0512-67723999

从武士道看日本文化之美

返回列表 作者:东经w88win手机版登录 sunqi 发布日期:2021-01-22

 日本武士道是要求或教导武士们遵守的道德行为规范,它是在数十年,数百年中在武士精神的发展中有机形成的,其具体的起源十分复杂,包括佛教,神道教,儒家思想,中国古代哲学(诸如王阳明的思想)。

真正的武士道绝不是崇尚武力,武士道精神的最高境界是和平。武士将刀视为武士之魂,然而武士道却强调正确使用而非滥用武器。正如幕末时期的政治家胜海舟所说“我能逃过劫难可能就是因为我讨厌杀人”,只有在逆境与成功熔炉中久经考验的武士才能说出这样的话。然而这种日本传统文化中最高尚的境界如今已只能从道德家口中传唱,近代日本对自己文化最核心精神的抛弃让人惋惜不已。

当然,如前所述,日本人还是保留了传统武士道中很多可贵的精神,比如勇气。武士道中的勇气实际是一种冷静,勇敢行为是一种动态表现,平静是勇猛的静态表现。真的勇猛要求我们对待敌人就像对待和平交往的朋友一样,当勇气达到了这种境界,就接近孟子所言的“仁”了。正如日本信玄与谦信作战时,当他得知对手缺盐时果断下令自己的臣民给敌方大量供盐。他还说:“我不是用盐打仗,而是用剑。”尼采说过:“你以你的敌人自豪,那么敌人的成功也就是你的成功。”这道出了武士道的心声。这便解释了中国抗日题材的电视剧中出现的一些镜头:八路军子弹打光了要和对手拼刺刀,日本人这时绝不会用子弹而会选择同样用刺刀迎战。同样,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日本人崇尚切腹自尽,因为只有如此痛苦的死法才能体现人对待死亡的勇气;为什么日本人崇尚樱花,因为只有樱花才能够在清晨最早的一阵清风中甘心死去,然而她的芳香却仍然飘溢着整个世界,这种平静,这种单纯才是武士道中真正的勇气。

荣誉感,我觉得与鲁斯·本尼迪克特眼中的“耻文化的国家”异曲同工。因为对荣誉的追求,因为耻文化的存在,日本人重视他人的评价胜于自我认知,日本人“知耻不知罪”,拥有极强的自尊心,没有阿Q式的安慰,没有“尺有所长,寸有所短”的借口,有的是不超过的比自己出色的人决不罢休的自尊。正因为如此日本才可以向心中的强国发起挑战,偷袭曾经驾着“黑船”撬开自家大门的美国,正因为如此才有了今天日本的繁华,但也正因为如此,日本才拒绝向其他亚洲国家道歉,试图用篡改教科书的方式拭去那一段本已存在的历史。

礼,彬彬有礼似乎成了日本人的一个显著特征。试想一个物质贫瘠的国度人们必须依赖于群体才能生活,所以日本以其独特的地理条件形成了对离群的独特恐惧之情,怎样才能不离群?——有礼。日本人由此讲究优雅,推崇茶道,喜欢端坐。然而武士道中的礼仪被赋予了更加崇高的渊源,即礼源于仁慈和谦逊,并受他人的柔情感所驱动,永远都表现出优美的同情心。它要求人们,当与哭者同哭,与喜悦者同喜。比如炎炎烈日的户外,你站在没有树荫的太阳底下,遇到了一位日本熟人,他会可笑地收起太阳伞陪你站在烈日下。因为在日本人心中:如果我的太阳伞足够大,或者我们是故交,我很愿意让你到伞下;由于我不能为你遮阴,我只好以这种方式分担你的不幸。武士道对礼的崇尚体现在了精神层面上,比如对待所送的礼物的态度上,日本与美国截然不同。美国思维:要对接受者称赞礼物,如果它不精美我不会送给你。日本思维:要不断贬低或诋毁自己所送的礼物,您是个好人,哪有足以配得上您的精美礼物呢?这种对精神的推崇被很多不理解的中国人视为“暧昧”,其实这正是日本文化中或者日本武士道中自然而然形成的思维方式之一。

 

日本武士道还有很多方面,诸如自我克制,忠义,正直……这些作为日本封建制度所遗留下来的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也是值得今天我们中国人认真学习的。

咨询热线

0512-67723999
文章标签
相关推荐
Baidu